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ruFM

Nu.

 
 
 

日志

 
 

Glay one love in 北京 (2002/10)  

2011-01-18 21:48:54|  分类: 行色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次去北京是2000年,为了考大学。

  来去非常匆忙,却也足够留下大城市应该留给我的映象,当时真有 “ 哇~这就是大城市 ” 的感叹呢(笑)。第一次出远门,短暂的几天留下的回忆却丰富而深刻,北京给我的印象有好有坏,但不管怎样,我很喜欢这个有内容的城市。
  2年后再去只是为了看场演唱会。
  大学时代酷爱日本POP Rock乐队GLAY,不单是因为音乐,而是因为他们振奋人心的气魄,在Live上的爆发力,还有吉他手HISASHI。而且人总是这样的,当你开始深入一个圈子以后,你会越来越着迷,然后整个人投身进去无法自拔。反复看高价邮购的Live翻刻碟,做梦都想见见本尊,亲身经历一次万人Live。
  没想到梦真的实现了。

  200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中日方面都开展了很多文化方面的纪念活动。GLAY作为代表日本形象的 “ 国民乐团 ” 也受邀在中国北京举办一场公益Live,时间是10月13日。只要购买GLAY为此专门在中国发行的正版CD,寄回回执就可以得到一张入场券。
  其实那时候GLAY的音乐已大不如从前,我的热情大受影响,课程、路费、安全…几个月的挣扎下来,我最终还是寄去了回执,可是拿到的位置已经是看台中段的票了。我这优柔寡断的性格啊给我制造了多少后悔莫及的回忆啊!
  生日party的第2天,我一个人登上重庆往北京的硬座,怀着虔诚的心向美梦缓慢靠近。
  向橙饮借了西区科克的小说,34个小时的旅程眨眼就过去了。

 

■ 10月11日  偶和GLAY同时抵达北京的日子

  几经周折才找到来接我的好朋友Lee,等待的这几天多亏他带我到处逛逛,借我钱用,说老实话,我身上的钱连几天的饭钱都不够。由他带路,我找到在北京二外上学的momoko。momoko是偶在网上认识的GLAY fan,之前GLAY在北京召开的记者发布会上,她和另几个在北京的GLAY fans假扮成记者混了进去,不但近距离和GLAY四子待了几小时,还拿到了亲笔签名,做fans达到这一步,已经算是象禅宗般的另一个境界了吧(笑),羡慕嫉妒恨~~
  momoko慷慨的收留我在她宿舍落脚,下午还带我混进中日音乐交流中心组织的迎接GLAY的车队里。为了这次接机,我专门提前了2天来北京,一边幻想着届时的各种情景,一边兴奋得发抖。车上有很多和我一样虔诚的人,也有一些凑热闹的哈日族,分辨他们只要1秒种。和另一个网上认识的大姐头naniko碰了面,真的要感谢naniko呢,帮我买到附票CD,否则偶也没机会坐在这车上,幻想着和HISA拥抱...(寒)
  上车后耽搁了好久,一些日本方面的摄制人员拍摄了一些镜头用于制作这次Live的Video,他们身上穿着这次Live的工作服非常漂亮(想要啊~)!一些fans用日语冲着镜头喊 “ 我们是HAPPYSWING的会员 ” ,我也把GLAY的海报举起来激动的晃,一些人开始唱Live上永远不变的ending曲目 < I'm in love> ,大家都跟着唱起来,气氛相当感动呢。
  是我太天真了吧,总把事情想象的太好,本来按计划是大家站成2行,GLAY从中间慢慢通过然后乘车去酒店,但局面混乱不堪,人还没见到,却全都不停往前挤,工作人员无数次维持秩序但无济于事。我顿时产生不好的预感。果然,又是一通漫长的等待后,前方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和疯狂的涌动告诉我GLAY出现了!为了躲避人潮,他们以飞快的速度穿过我们的夹道逃离机场。那是多么短暂的时间啊:JIRO低着头一贯自信的笑着从我面前掠过,我如果伸出手应该能抓住他吧,他前面或是后面跟着那个常在Video里出现的保镖大叔;TERU微笑的走过了;TAKURO180cm的个子我居然没注意到他在哪里;HISA呢,也不过留给我一个腼腆的微笑,那时我正被人群挤在玻璃门上贴着动弹不了。
  车子开走了,我一边追着一边暴哭...

 

■ 10月12日  等待,等待

  不记得都干了些什么,大概是和momoko去到她朋友家玩,房间被主人布置的很漂亮很舒适。顺便洗了澡的(好几天没洗澡了呢…),那里没有热水器,听说是用地热温泉的水。
  还跟着Lee去了西单、王府井、天安门之类的地方,和2年前没有太大区别。仍然觉得北京真的是个大城市呢~!阳光很热烈,晒的路面和阴影黑白分明,我喜欢这样干干的天气。想起2年前抱着一堆画具挣扎到考场又挣扎回招待所,热的半死,嘴巴也干裂,路边各处的地下管道里向外冒出又白又浓的气体,那是什么东东啊,现在也没去弄清楚。这次却没有看到了,只是风刮的厉害,发型难保,不注意也会有点偏偏倒倒~那时是4月,这时是10月,还是有不同的吧。
  也许当时的这一天很漫长吧~心里只想着Live。

 

■ 10月13日  LIVE当天,强烈的不现实感笼罩

  天气和前2天一样的好,早早的来到工人体育场,老远就看到大门前树着的巨幅广告牌,激动的心情和这阳光般难以遮掩显露无遗!场地外已聚集了好多fans,GLAY在中国的名声不大,看到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者,真感动得想冲上去和每个人抱一抱~也有很多GLAY私服和舞台造型的cosplayer,现场气氛类似大型漫展。我的心慌慌的,连正常走路都困难,只想大步蹦着走。
  入场前和网上相识的hisano碰了面,两人都挺激动,hisano还好意拿了张多余的票给我,可惜位子没比原来好多少~总之还是非常感谢!
  开始进场了,不但入场券免费,还有额外的礼物送,一本Live list,一本纪念册和一件非常精致的纪念T-shirt(至今也是偶的最爱)。
  通过黑暗的走道进入可容纳5万人的场地,豁然开朗,象走入梦境,面前宏伟的舞台撼的我晕晕忽忽,看的出来主办方的精心筹划。

  座位还算差强人意,至少可以看清台上谁是谁。内场前几排那些最好的位子是给日本来的官方歌迷会员以及最先寄出回执的人,他们几乎就站在GLAY的脚下,momoko和naniko就在那里。碟是几乎同时买的,可是因为那时的犹豫,我错过了,只能一个人呆呆坐在位子上沮丧的等待。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眼看着5万个座位被慢慢填满,我也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是拿了免费票看热闹,或在官方组织下为捧场而来,但起码不用担心太多空座影响GLAY的演出热情。Live快开始时突然发现了离我不远的腐蚀青春,没想到同校的她也来了,如果没有hisano给的票的话也不可能遇到她吧,有时候事情真的很奇妙呢。
   Live推迟了半小时才开始,opening响起,灯光全开,四人全在台上,顿时又让我误以为在梦里。 GLAY四子的表现非常卖力,全场的气氛也出乎意料的热烈。我从头high到尾,每个熟悉的前奏响起我都激动的叫出歌名,把那些闹着玩的怪叫和无感情的漠然全都踹开,我拼了命的跟唱、欢呼、尖叫、鼓掌,又蹦又跳,我不在乎周围的人是不是认为我已经疯了,因为这是美梦最精彩的部分,跟着便要结尾。已经有太多的遗憾,我不想在最后再因为任何原因而留下任何遗憾。

Glay one love in 北京 (2002/10) - Nu. - RuruFM

  

  一首接一首,每过去一首我的心就收紧一分,因为离结束又进了一步。当 <I ' m in love>的前奏响起的时候,我知道已经到了最后时刻,莫名的慌张。 和看过无数遍的 Video 里一样 , 万人齐声在鼓点和 Teru 手势的引导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 I ' m just in love, I ' m just in love, I ' m just in love,oh singing my life ” , 不厌其烦 , 一遍又一遍 , 越来越大声。
  不知道重复了多久,歌声还是结束了,可能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吧,四人很感动,Teru反复的感谢着,我们反复的叫着“encore ” ,但是一切还是结束了。看着他们离开,我不可避免的开始哇哇大哭,完全不由自主。
  那天晚上一些fans跟去了他们庆功的酒吧,结局怎样我已不想回忆,对我来说,又一个遗憾而已……

 

■ 10月14日

  回程,梦醒,回到现实,继续上课,补齐落下的作业,节衣缩食,时不时回味一遍美梦,傻哭傻笑。

 

PS:Live刚结束便写过一片热情洋溢的文,这篇是2005年9月【RuruFM】新建的时候重写的版本~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